祈晴娃娃

勾引(苏紫 非清水 N17 慎入)

勾引

 

紫胤自觉百般暗示已经很明显了,每每转过身去,那小弟子盯着自己臀部的目光,灼热的像是能把自己生吞进去。若是再看不出屠苏对自己的欲望,这五百年他就白活了。

可是……可是……为什么他就不下手呢……难道……难道要自己上去直说?

这种事、这种事、你让为师怎么好意思!

紫胤暗自恼火。

实在是……不解风情!

 

或者徒儿有什么难言之隐?紫胤努力想了想,几次借故去玄古居探视的时候,那小徒儿早上那般……精神好的很呢。

罢了罢了,有机会要上,没机会创造机会也要上。

终于在这日,紫胤下定决心,找个天时(月黑风高)、地利(后山人迹罕至)、人和(无人打扰之时)勾搭勾搭自己那小徒儿。

 

只是……只是……只是这要如何勾搭。绕是紫胤活了五百年,这种事也是头一次做。

你这做小的,就不能体谅体谅老人家嘛。

紫胤默默腹诽着,不觉红了红脸颊。

思来想去,不如……嗯嗯……好像下药比较……方便……

嗯,当然,那个药要选好,不能太轻(否则没效),也不能太重(迷晕了吃干抹净不认账怎么办)。

于是紫胤认认真真的挑了一份自认适中的“红帐翻浪”,混入茶中,便安安静静坐下看书……

 

不多时,屠苏推门而入:“师尊?还未休息吗?”

紫胤抬眼,冰雪容颜含了一丝笑意:“嗯,回来了?”

屠苏道:“师尊,屠苏在山下买了桂花糕,师尊尝尝?”

紫胤捻起一块,味道竟然不错,不禁又吃了一块。抬眼见到徒儿呆呆的看着自己,不由笑道:“坐下,陪为师一起吃些。”

说罢拿起两个茶盏,斟了两杯,一杯递于屠苏面前。

 

再抬首,便看到小徒弟慌慌张张低下头去。

屠苏状若掩饰一般举起茶盏一饮而尽,似是口渴之极,又倒了两盏猛灌了下去。

紫胤只是慢慢的吃着桂花糕,心里OS:喝吧,喝吧,多喝点……

咦,好像不太对,怎么似是有点眩晕?!

不对不对,怎么……这么热……紫胤反手摸摸脸颊,只觉烫地有些异常。

这……怎么这么渴……紫胤低头看了看杯子,茶盏满满的,这这这里有药不能喝啊,以什么理由换一杯……

 

紫胤直直身,刚想站起来,却双腿一软,倒回坐塌上。回转竟一丝清气都提不起,面上大惊失色。

再抬头,不好,屠苏的药是不是灌的有点多了

紫胤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屠苏抱起茶壶咕咚咕咚的灌了尽……天啊,那可是整整一包啊,紫胤有些傻眼

再见屠苏,双眼发红,衣襟口已扯开,恶狠狠的瞪着紫胤,犹如一头饿了一个月的狼,终于见到了鲜美的小羊羔。

--------不可言说的部分-------

 

 “什么?执剑长老还未起床?”好奇的路人甲。

“不是不是,紫胤长老病了。”八卦的路人乙。

“咦,你怎么知道?”更好奇的路人丙。

“那个,屠苏师兄说的呀~”八卦路人乙。

“怎么可能,长老可是仙体呢不同咱们凡人。”不屑的路人丁。

“难道仙体就不会生病了吗?”愤愤的路人乙。

“这么多年就没见紫胤长老生过病。”淡定喝茶的路人戊。

“你才活了几年?”翻白眼的路人己。

“长老是病了,昨天夜里长老声音好凄惨呢~”一脸贱样的路人庚。

“噫噫噫怎么回事说一说!”八卦路人乙。

“哎,昨天夜里我闹肚子起夜,不想听到长老呻吟声,我还以为做梦,没想到是真的。”笑的贼贼的路人庚。

“去……你是真的做梦吧长老那么冰山怎么可能呻吟。”众人七嘴八舌。

 “真的真的!”路人庚大急,“而且长老好像伤的还很重,还吐血了呢。”

“吐血?!”十来双瞪大的眼睛瞪着路人庚。

“那个,我看到屠苏师兄把一块染血的床单叠好收起来,小心翼翼的很。”一脸笃定的路人庚,“如果不是长老的血,谁的血会让屠苏师兄这么紧张?”

“可是……不是应该洗好晾起来才对吗”弱弱路人丁。

“……”

 

----------我是两天后的分割线-----------

此时的紫胤,一脸铁青靠着软垫,歪在床榻上,始作俑者手里端着碗汤药,小心陪着。

只是落在仙人眼里怎么看那孽畜怎么碍眼。

他在笑吧,是在笑吧是在笑吧,明明还是木头脸怎么看怎么一副春风得意喜上眉梢的样子?!

紫胤气的银牙暗咬。

“师尊,好歹……先喝了药……那个……您还伤着”

“胡闹!当真胡闹!”紫胤气急败坏,一拍床榻。

“是是是!都是弟子胡闹,师尊消消气。”屠苏应着,一勺药端在了紫胤嘴边。

紫胤扭头。

“唉……”屠苏叹了口气,招数不在新,管用就行。一碗汤药扬首闷在了口里,抱住紫胤的后脑,对着那张红唇哺渡了进去。

“唔……”紫胤淬不及防,如数吞了进去,恨恨的瞪了一眼那个孽徒。

“师尊,我会负责的。”

“哪个要你负责!”

 

 “师尊,弟子给您上药……”屠苏举小瓷瓶。

“放肆!闪一边去,用不到你……”紫胤恨恨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,想借机吃豆腐门都没有哼!

“师尊不要弟子,还有谁能给师尊上药……”屠苏有些头疼。

“闪开,我已经好了,不必你来……你你你……上来做什么?”紫胤表示受到了惊吓。

屠苏两只眼睛亮晶晶的:“师尊已经好了?不必弟子再给您上药了?”

紫胤吞吞口水,怎么有种不妙的感觉:“对……好、好了……不用了。”

屠苏双眼放光,一手按倒紫胤:“既然如此,弟子便与师尊重温那晚之事吧~”

“你你你放肆!胡闹!起开……”

 

End


一个在外边偷吃又怕回家被老婆咬的男人

臻哥不吃辣条🍁:

动图第四弹,心头好花花( •̀ ω •́ )y

哦男神你别这么笑~心脏都要漏一拍了~